看著身邊飛快掠過的電動車、摩托車,宋炳虎心裡琢磨著:“頭一年給小子買的自行車趕不上趟了,得給他換輛車。”他召開支部會議,討論給袁忠岩換車的事,大家都同意。
  宋炳虎,七十歲,河北省石家莊晉州市東里莊鎮馬家莊村黨支部書記。袁忠岩,1979年出生,馬家莊村大學生村官——兩個人都是“70後”。
  馬家莊村從前沒有大學生村官。聽說袁忠岩要來,宋炳虎沒什麼反應。他只覺得這個孩子“慢吞吞的”,登記合作保險、養老醫療檔案,一弄就是一宿。
  材料上報時,宋炳虎卻發現,全村723戶資料,袁忠岩一個都沒弄錯。“別的村每個村基本都有出錯的。我這才知道大學生的厲害。”宋炳虎連連點頭。
  村裡蓋樓,砂土需要過篩。袁忠岩二話不說,捲袖子上陣。慢慢地,宋炳虎發現自己“離不了小袁了”。
  馬家莊村有九條大街,七十多條過道。住得遠的村民,有時聽不見村裡的大喇叭廣播。每當有啥事需要通知,袁忠岩就騎上宋炳虎給他買的自行車,家家戶戶地跑。723戶,他一戶都不會落下。
  村民年滿60周歲可以領取50元養老保險。哪一天村裡誰過生日,袁忠岩全知道,當天就會把養老保險存摺送到村民手裡。
  全村所有五保戶、特困戶,袁忠岩每個月都要走個遍。有時候需要辦手續、檢查身體,袁忠岩就領著他們去,體檢之後自己掏錢給他們買吃的。
  村裡一位五保戶去世時,老人年近九十歲的姐夫從另一個村趕來,一見到袁忠岩,就“撲通”跪下了。他給袁忠岩送了一塊匾,袁忠岩不肯收:“我說你本身也沒錢,能不能退了。”結果老人把匾送到了鎮政府。
  “這小子太老實”,宋炳虎又氣又心疼,“他見人家可憐,就掏自己兜給人家錢。有一次他回家,連回來的路費都沒了,還是借錢買的車票。”
  過年的時候,家在山東的袁忠岩不回去,鄉裡缺人手,叫他去幫忙。“不能叫小子一個人過年。” 宋炳虎就買了年貨跑到鄉裡去看他。“可不就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樣,得操心。”
  在馬家莊村,隨便拉住一個村民問“山東那個人”,大家都能說出他好多事。“以前遇到啥問題大家都找書記,現在都問‘小袁呢,小袁呢’?”宋炳虎說,“這個孩子,群眾接受他。沒大事,他就是把小事做的相當好。這樣的村官,群眾不喜歡,還喜歡什麼樣的啊?”
  雖說如此,宋炳虎對袁忠岩也不是沒有意見。“咱這小子,的的確確是個忠厚憨厚的孩子。可就一樣,他不是個細緻人。”每次看見袁忠岩穿得邋裡邋遢在村裡晃,宋炳虎就要嘮叨兩句:“你這衣服褲子可該換了,穿好看點,以後還得找對象呢。”
  袁忠岩到現在還沒媳婦,已經成了宋炳虎的一塊心病。“來給他說對象的挺多,可小子總覺得自己是個外鄉人,條件也不好。其實我說,誰家要有這麼個女婿,可是燒了高香。”宋炳虎嘆口氣,“習總書記給大學生村官的講話里都說了,不但要關心他們的生活,還要關心他們的婚姻。孩子給咱村做那麼大貢獻,咱可不能虧了他。”
  袁忠岩坐在一邊聽著,不說話,只是嘿嘿地笑。  (原標題:“七零後”書記和“七零後”村官)
創作者介紹

修繕

bb00bbkm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