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料博士後、85後副教授、智慧與美貌並存的女博導……面對網友們的關註,今年28歲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信息學院副教授方璐,保持著超出其年齡的從容與淡然:“我從不在意外界給我的這些‘標簽’。對我來說,最重要的是,帶好學生,做好科研。”
  走近方璐,會有眼前一亮的感覺:知性的微笑、姣好的面容、飄逸的長髮——坐在辦公桌前的她有著85後年輕人特有的青春朝氣,她的電腦音響里輕柔地播放著時下流行的歌曲。這一切,完全顛覆了人們腦海中對女性科研工作者的傳統印象。
  曾兩度想放棄卻一路堅持
  2012年,中國科大學生微博協會的微博主頁上,出現了一條“中科大85後美女副教授”的微博,立刻引發了網友的關註。
  微博所描述的主人公正是方璐。當時26歲的她剛剛回國,在中國科大擔任副教授、博導。而在此前,她已經有了比很多同齡人更為豐富的求學與科研經歷:2007年獲得中國科大電子工程與信息科學系學士學位,2010年成為美國西北大學訪問學者,2011年獲得香港科技大學博士學位,2011~2012年為香港科技大學、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博士後。
  從事電子領域研究的女性學者並不多見,方璐卻沉浸其中,辛苦並快樂著。“高中的時候對專業並沒有什麼概念,考大學時偶然選擇了電子工程與信息科學。”方璐說,“期間有過挫折,有過彷徨,甚至有過放棄的念頭。幸運的是,我還是堅持下來了。”
  大一時,剛剛進入大學生活的方璐學習並不順利,一學年下來,她的GPA(平均成績點數)在班級排名靠後。這使得一直以來學業優異的她非常沮喪,“我是不是學不好這個專業?是不是該轉系?”自信心受到打擊的方璐反覆問自己。不過,她沒有貿然作決定,而是與多位老師溝通,請他們幫自己分析。最終,方璐有了進入大學後的第一個關鍵性抉擇:堅持!到了大二、大三,方璐已經完全適應了大學生活的節奏,成績很快就上去了,她找回了自信。
  “從此,我相信堅持的力量。”方璐回憶起大學生活,流露出深深的懷念:“至今我還記得本科4年在科大學習的感覺,那麼的心無旁騖,那麼的單純與專註。”
  本科畢業後,方璐被保送至香港科技大學攻讀博士學位,在這裡她遇到了求學道路上又一次挑戰。“博士階段的研究要求你對一個問題深挖,而不在於廣度。剛開始,我總是做不出自己想做的東西,覺得很難,很累。”方璐說,那段日子壓力很大,經常失眠,她甚至想到了退學。
  方璐默默地告訴自己:如果遇到困難就想著放棄,那也許這輩子就什麼事情都做不好。她給自己放了一段時間的假,出去旅游,暫時不去想這些棘手的問題。
  當她旅行回來,已然恢復了往昔的從容和冷靜,也放棄了退學的念頭,繼續專註地投入到研究中去,並很快收穫了一些成果。“做研究是厚積薄發的過程,當積累到一定時候卻依然沒有成果,很可能是最難熬的階段。熬過這個坎兒,前方的路會越來越清楚。”方璐認為,這個道理不僅體現在做科研上,在生活的很多方面,她都以這個感悟鼓勵著自己。
  博士畢業後,方璐在香港和新加坡做了一年的博士後。此時她的同學也都走上了各自的工作崗位。有很多人去了工業界的大企業,拿著不菲的年薪,方璐也有這樣的機會,但她對科研已有了深厚的感情,更難捨自己的校園情結。最終,她決定回到母校中國科大,做一名教書育人的老師。
  師生是一輩子的朋友
  在大學生活躍的人人網上,方璐被她的學生稱作“方女神”,作為導師的方璐和學生之間非常親近。在方璐的實驗室里,有5名研究生,同時她還指導進實驗室的高年級本科生。方璐說:“我和他們就像朋友一樣,能陪他們走這段成長的路,我覺得很幸福。”
  在方璐看來,師生是一輩子的朋友。這種理念最早來源於她的父親。方璐的父親是一位小學校長,一心撲在學校的事業上,對學生們愛護和包容,對方璐也是一路培養、鼓勵和支持,這些給了她潛移默化的影響,在她的心裡,老師是如此美好的一個職業。
  “在我的求學過程中遇到了很多好老師,是我的幸運。”方璐回憶,在美國時的導師就像一位父親對待女兒一樣,給予她關心和幫助;在香港讀博時的導師,組裡有近30個學生,導師對每一位學生都很關心,不僅幫助學生們的科研,在生活上遇到問題和困難,導師也會給予幫助。
  “正是他們影響著我,我也告訴自己,要把正能量帶給學生。”初為人師的方璐堅守著高等教育的一種傳統:把教好學生看得很重。她對學生非常用心,毫不懈怠。
  方璐奉行的是“寬進嚴出”的理念,她不看重報考她實驗室的學生的“出身”,“GPA不高的學生我也願意收,關鍵是要有做科研的態度。”進入實驗室後,她對學生的要求很嚴格,只有達到她設定目標的本科生,她才會寫推薦信;對於研究生,她設定了高於學校畢業標準的要求,學生要做出能在國際化的有影響力的期刊或會議上發表的成果,才可以順利畢業。
  在嚴要求的背後,是方璐付出的各種努力。她每周都會召集學生開組會,除此之外,還會與每個學生進行一對一面談,討論他們的近期進展。她特別註重塑造學生良好的科研習慣,培養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,在很多細節上,諸如寫論文的邏輯思維、與其他科研學者交流等,她會不厭其煩地糾正學生的問題。
  儘管要求嚴格,學生們對方璐還是很親近,他們喜歡稱呼她“頭兒”或者“老大”。學習之外,方璐經常帶學生吃飯、看電影,實驗組裡的學生過生日,方璐都會請大家吃頓飯,一起慶祝。她很願意傾聽學生的想法,不管是關於未來選擇,還是生活、情感上的困惑,她都會幫助學生一起分析。
  “迄今我還和我的兩個導師保持著email聯繫,我也希望能和我的學生做一輩子的朋友。”方璐說,“學生是我前進的動力,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桃李滿天下!”
  85後學者的“感性”生活
  談及自己的性格,方璐俏皮地開了個玩笑:“工作時我是‘滅絕師太’,生活中我是上天下地的‘女漢子’。”
  做科研的路是艱苦的、寂寞的,方璐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像其他年輕人那樣去享受生活。每天到辦公室和實驗室,一直要待到晚上11點多才能回到家中,時間基本上都花在了科研和學生身上。很多朋友說她是個“工作狂”,而方璐認為自己只是一個很簡單、很感性的人,這體現在很多方面。
  “比如我現在的科研方向‘多媒體領域’,就是做計算機圖像、視頻處理的,因為我喜歡直觀的、看得見的東西。”在不懈的努力下,方璐已經在有影響力的國際期刊和會議上發表文章50多篇。作為年輕人,方璐有時也會羡慕一些朋友的生活,她們有很多時間享受,“但如果讓我放棄現在的工作,我是不願意的。”
  在採訪的間隙,方璐起身,走到辦公室的一角——原來,她收養了一隻被遺棄在校園裡的剛出生的小貓,她準備了牛奶喂小貓,還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叫“星星”,取自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的意思。“希望它成為一隻學術貓,子孫滿科大。”方璐幽默地說。
  工作之外,方璐最大的愛好就是旅游。每年她都會擠出一段時間,給自己放個假。她曾經和朋友一起自駕去西藏,亞洲、北美、歐洲、大洋洲的很多國家都留下了她的足跡。
  “旅游就像一次充電,我喜歡看旅途上的風景。”方璐說,“科研的路也需要我繼續努力,也許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難題,但是我還是會帶著我的學生一起去探索,我相信,最好的時光,在路上!”  (原標題:85後博導方璐:工作上的滅絕師太生活中的女漢子)
創作者介紹

修繕

bb00bbkm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